Slider

Tuesday, June 11, 2013

比较能接受

微微翘起的嘴角。解脱了。至少我是那么告诉我自己的。那比较能接受。

要放弃了吗?
是时候放弃了吗?

内科病房。
病危的病人。

好像真的每个病床旁
都站着一个黑影那样的死神
随时到钟上车

是谁决定人的生命?
当一个病人已经没有了知觉
是谁来决定他的命运?
是他的家人?
还是我?

是谁决定如果血压跌的话还要去support
是谁决定如果氧气跌的话还要去插管
是谁?

当然教科书会教你理智的劝告家属
然后以病人的利益为主下决定

他辛苦的活了二十多年
你又要他在苦下去?
到底是谁决定?

今天你告诉我连坟也挖好在等了。

到底是谁?
无言。



诗翔。

0 comments: